d0f0l0f0

再度进了基三的坑

番外随缘

今天在看快穿文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脑洞,然后突然发现这个脑洞很柳叶啊!

小攻小受经过各式各样的快穿世界,相知相惜生死相许,结果轮回世界结束醒过来恢复记忆……

原来我是天界的某某,之前快穿是因为犯错被罚下界,不认识到错误不准回来。

被罚下界是因为跟大舅子一言不合打得天界翻天覆地水深火热。

现在我天界的(前)女友站在观察下界仙人动态的水镜面前,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形,用全天下都负了我的眼神,泪流满面地看着我。

喔,还有我家老攻其实就是那个跟我打生打死、最后被一起罚下凡的大舅子了解下。

有没有人想认领脑洞,想看(咸鱼瘫)

 

最近突然萌上冷cp柳浮云和叶炜,CG不是第一次看但今天看他们打得满屏喷血,突然脑子一转──咦咦咦?突然感觉配一脸是怎么回事?满满的都是相爱相杀梗有没有?再翻一下设定,叶三因为老婆死前心心念念让他们停止死斗,所以后来一直希望能缓和两家的关系──联姻不是很好吗?不要用妹子了,妹子辣么珍贵需要好好保护,让叶三嫁过去就行了(๑•̀ㅂ•́)و✧(醒醒柳夕妹子在背后森森地看着你)

 

救命

城色如玉:

求求你们,救救她,帮帮我。

你可以选择不捐钱,但是能帮忙转发一下吗?

这个得了肿瘤的女孩儿是我的同学,住院化疗手术费用一共预计是20万元,我们所在的地区是一个很小的城镇,普遍的收入不超过5000元,更何况她家家庭全靠她父亲一个人打工支撑。

已经走投无路,学校已经尽力捐出了8万多,迫不得已占了tag,如果觉得看着烦心留言,会删。


你可以选择不捐钱,但能不能劳烦转一下,让更多人看到,让这个女孩有活下去的希望。

哪怕只有一点点,我都愿意去努力。

求你们了。下面是轻松筹地址

http://url.cn/5ffr09x

昨天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梦,梦里我是一个非常杀伐决断、酷帅上天的退役/雇佣兵,带着队友临死托付给我的妹妹(?应该是,记得是亲戚关系)在末世里逃亡,对方有点邻家女孩+工作几年的白领气质,纯真但懂事、会害怕但遇事冷静型,我跟她没处多久就觉得对方处处合心意,简直是梦中的我的灵魂伴侣,两人就这样在末世里谈起了老夫老妻般的恋爱,当然表面上我还是酷帅内敛不露感情的。

后来在路上救了一个娇蛮大小姐,对方也爱上我,开始明里暗里针对我老婆、试图在我面前搞暧昧想让我吃醋,我很感动,于是把对方扔给找来的家族保镳,带着老婆远走高飞了。
接下来的一路上就在救各种人、被各种人不要命的倒贴中渡过,可我一直对老婆忠心不贰,从不正眼看那些人。收来的小弟跟我说某某某多么痴心,你怎么不当做好事,干脆一起收了?反正老婆现在都靠我,不敢说什么云云。
我冷酷地回他:外面丧尸也很想吃你,你怎么就不去做好事,让他们饱一餐呢?

醒来后一脸懵逼,梦里的我那种冷静到冷酷、强大无比能掌握自己乃至他人生死的感觉,在刚醒来时还残留在身体里。只是随着意识清明,我又变回了原本的二逼。只有一感想──

梦里的我好帅啊!想嫁!!!

今天也是个修仙党,刚当完剁手党,突然想起一件很恐怖的事。

在我差不多五六岁的时候,我妈把我一个人放家里出门了,这时候一通电话打进来:“喂,请问是xxx家吗?”
“是。”
“xxx出意外了,妳是他女儿吗?”
我大惊失色,当场哭成狗。“是QAQ”
“你爸在医院里,快出来,我载妳过去。”
然后我被水淹没,不知所措。那个时候年纪还小,压根没记亲戚电话,只能急得大哭,在大门前团团转。


可能是看我没出去,过不了多久,又一通电话:“妳爸情况很紧急,妳怎么还不出来?!”
我吓得立马打开里层的木门,盯着外面的钢门,几次手都要拉上去了,可心里一直记得我妈出门前说的话:“乖乖在家,大人不在不准开门出去。”最后我只好站在门前,哭得声嘶力竭。

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我妈回来了。
“怎么回事啊,哭成这样。”
“妈妈妳怎么才回来,爸爸同事打过来,说他出事了。”
我妈大惊,拨电话去我爸公司求证,结果人好端端地在办公室里……

看到这里大家都知道,这是怎么回事了吧!小时候我没多想,等长大后想起来,尼玛那人分明是想把我骗出门啊!而且别说他是随机作案,他连我爸叫什么都知道,连我妈出门了只剩我一人在家都知道,不知道盯上我多久了。我要是再胆大一点,现在你们能不能看到我都是未知数………

各位父母,千千万万小心你们的孩子,别心大随意放生= =

 

一梦百年

主柱斑,些微扉斑可以忽略不计……大概吧啾咪!^.<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 1.
  日向族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,秋道侧头跟山中说些什么,奈良闭着眼、不耐烦地蹙着眉头。
  
  千手扉间站在他旁边,语气冷静而刚硬,只有身为对方兄长的千手柱间,才能从中查觉他的烦躁和担忧。
  
  因为……斑不再说话了。
  
  有些人沉默是因为满意,有些人,是因为无话可说。当宇智波斑还愿意开口时,众人觉得他激进悲观,恨不得将他所有推测否决,可当他再不肯开口时,沉默带来的张力远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教人感到不安。
  
  千手柱间借着翻看卷宗的空隙,不着痕迹地观察坐在他左侧的宇智波斑。对方正慢条斯理地展开会议讨论事项,但跟斑交缠数十年的千手柱间很清楚地感知到对方的心不在焉。
  
  不知从何时开始,在会议上时不时会提出意见、质疑的斑不再开口了。取而代之是一天比一天沉默的态度、某些时候看上去甚至是郁郁的神情。为此,千手柱间私底下跟二弟起了无数次冲突。
  
  “扉间,我说过多少次了,别用那种态度对斑、对宇智波,他们是我们的同盟。还有那个流言,说斑夺取弟弟的眼睛,简直──”
  
  “流言的源头是从宇智波内部传出来的。”
  
  “扉间,你不可能相信斑会这么做,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  
  “泉奈的眼睛的确装在宇智波斑的眼眶里。这件事有两种可能,第一种,宇智波斑的确这么做了,所以宇智波斑不能信任。第二,是宇智波泉奈或是宇智波族人设计了宇智波斑换眼,宇智波斑是无辜的,但如此一来,为何这种流言能从宇智波族内‘传出’?知情者为何不在流言刚成形前就出面澄清,反倒让流言越演越烈,甚至让这件事传得全村人尽皆知?倘若宇智波是这样对待为他们征战的族长,那宇智波就不可信。”
  
  “………”
  
  “兄长,你愿意无条件信任他们是你的事,总要有人清醒地防备一切。”
  
  “我──”
  
  “我还是坚持,宇智波太过危险,而宇智波斑更是其中翘楚,你尽可以把我的观点当作偏见,时间会证明一切。”
  
  “…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相对的,你若一直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们的盟友,有朝一日就算真如你所料,历史也只会给出自食其果的评判。”
  
  “那假如我用同样的手段对待猪鹿蝶、对待日向、对待猿飞呢?”
  
  “…………”
  
  “大哥,你心里自己清楚,在同样的条件之下,这些人会隐忍、会妥协,而宇智波会反抗、会玉石俱焚。对新生的木叶而言,宇智波太危险了,你要我什么都不做,只凭着信任、交心这些虚无缥缈的字眼托付全村的安危,恕我无法做到。”
  
  然后,在他一次又一次地哑口无言、扉间越见紧逼的态度中,斑一天比一天地沉默下去。千手柱间却从这种沉默中,感受到一种风雨欲来的不安。可他却不能冒冒然为宇智波斑出头,那不但会破坏村中一片大好的情势,也会真真正正将斑推向所有人的对立面。
  
  会好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  
  他试图说服自己。让时间冲淡仇恨与冲突、质疑与偏见,总有一天,村民的歧见会消失,流言会平息,而斑可以接任火影之位。
  
  
  2.
  千手柱间的想法还没能实施,斑就离村了。
  
  之前的紧迫感不再,千手柱间却感觉到空洞而茫然。他只能每天忙于建设木叶村,或是坐在火影岩上反复检查审视其下的村庄。
  
  斑之所以说要去追寻我看不到的梦想,是因为村子不够让他满意?所以他不回来,一定是因为我还不够努力。
  
  ‘别再低声下气了!’宇智波斑对他说的话依旧回荡在脑海里,千手柱间每次回想起他的指责,只觉茫然。
  
  是他错了吗?可是看着斑的态度一天天冷漠,要他如何不心急?再快点、还要再快点,就算把姿态放的再低,只要能让木叶稳定下来,他就可以把位置交给斑。只要能把斑留下来,就算要他再卑微虔诚又如何?
  
  ‘明明是天下唯一与我齐名的忍者,你对他们低头不难受吗?!’
  
  难受的,当然难受,只要想到,若是斑待在这位置上,不得不妥协、承受责难与扑天盖地的压力,他就气闷不已、心如刀绞。他替自己的天启躬身,让他得以无拘无束、傲然而立,这样错了吗?
  
  
  3.
  千手柱间听闻宇智波斑回来时,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。他有些手足无措,甚至有种想要冲回家、在水银镜前把自己上上下下打理一番的冲动。
  
  直到他听完暗部带来的消息。
  
  “……什…么?”
  
  不可能的,斑不会──
  
  不会想要破坏我们的村子!
  
  然而当他浑浑噩噩地赶往昔日挚友的面前时,他知道有什么已经无可挽回。
  
  斑,是真的,不要木叶了。
  
  他连我,都不要了。
  
  伴随着战斗越近尾声,宇智波斑的表情越见轻松肆意,彷佛将无形的负担慢慢卸下,当日南贺川畔、那个意气风发、坚定决绝的少年重现眼前。
  
  而这一切,是因为宇智波斑,终于决定舍弃千手柱间了。
  
  怎么可以──
  
  怎么可以!
  
  我、绝、不、允、许!
  
  
  4.
  千手柱间从梦中惊醒,手脚痉挛僵直。
  
  “大哥!”这段时间千手柱间的身体越发衰弱,千手扉间除了处理公务,大多数时间都守在自家大哥的床头。
  
  千手柱间喘了几口气:“……扉间啊……”
  
  “什么事?”
  
  “斑呢?”
  
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千手扉间默然无语,在黑暗的房中,仅靠月光的掩映根本看不出他的表情。
  
  “我刚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,我站在斑的背后,他对我毫无防范,还在跟我的木遁分身说话,然后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  
  “好可怕的梦……”千手柱间缓缓闭上双眼,泪水灼伤冰冷的脸颊。
  
  
  5.
  “柱间!”
  
  千手柱间从朦胧中苏醒,一眼就看见坐在他旁边的斑。
  
  “你喝醉了吗?别睡在走廊上,当心受寒──!你做什么?!”
  
  千手柱间扑了上去,紧紧抱住宇智波斑,哪怕对方用力扯着自己那一头秀发也不放手。
  
  “斑…斑……”千手柱间紧紧抱着他的天启,哭得撕心裂肺。
  
  见挚友如此情状,宇智波斑哪还记得两人姿势有什么不对劲,犹豫了一会缓缓拍上千手柱间的背脊。“怎么了?”
  
  “我…我做了恶梦……”千手柱间试着将梦说出口,寄望语言能带走心里无边无际的恐惧。但当他张口时,梦境里的一切像朝霞般瞬息退去,只留下心有余悸的痛苦。“………我忘记是什么了。”
  
  “梦都是反的。”宇智波斑笃定地说。
  
  “………嗯。”
  
  因为残留的不安,千手柱间又是装消沉又是装可怜,硬是把宇智波斑留下来多喝几盅。他想,要是两人都喝醉了,斑就可以留宿在他家里了。只要一想到清晨醒来时,能看到斑躺在旁边,就有好梦的预感。
  
  唯一没料到的就是两人都喝上头,一不小心就滚一块去了。
  
  炙热、滚烫、意乱情迷的夜晚。
  
  千手柱间终于知道,他永远也无法割舍他的天启,因为他把自己的心遗落在斑身上了。
  
  曙光乍现,醉意退去,金粉洒遍挚友脸颊时,千手柱间看着宇智波斑,感觉胸腔被无可置疑的情感涨满了。必需诉诸话语,将那个神圣的字眼对他的天启、他的斑宣誓──
  
  可一切终止于一对绮丽无匹的万花筒。
  
  
  6.
  “哈!”千手柱间睁大了双眼。想要吸气,胸腔却塌陷而毫无反应,双手无意识地在床单上抓挠,腿部因为剧烈的抽筋而僵直。
  
  斑……
  
  斑!
  
  “大哥!来人、快来人!”
  
  那只是他的梦、还是………
  
  “大哥,拜托了,撑下去。想想木叶、想想大嫂、想想孩子──”
  
  斑,你到底有没有、有没有──
  
  “你想要说什么?大哥你想要说什么?!”千手扉间泪流满面,他还在尽全力抢救这个枯槁的男人,可血缘至亲之间的感应让他知道,一切不过是徒劳无功。
  
  千手柱间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
  扉间紧咬嘴唇,将耳朵凑近自己大哥,试图从微弱的气流中判断对方的意思。
  
  MA、DA、RA……
  
  千手柱间吐出最后一口气,眼神越过千手扉间,投向不可知的远方。
  
  
  7.
  千手扉间默默地直起身,看着自家兄长睁大的双眼,轻轻为他合上眼帘、拭去眼角的泪迹。
  
  “大哥,我一直没能问出口……你怨我吗?”你是故意用你的死来报复吗?报复所有眼睁睁看着那人踏入深渊?报复所有让你不得不手刃对方的人?
  
  在木叶初代火影的葬礼过后,二代火影提出由宇智波一族担负村内警备的责任。
  
  
  8.
  直到再次被秽土出来,与挚友相约黄泉再相见,千手柱间都没能问出他疑惑至死的问题。
  
  他们之间,说爱已太迟。
  
  
  9.
  千手柱间倒吸了一口气,从会议桌上爬起来。
  
  日向族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,秋道侧头跟山中说些什么,奈良闭着眼、不耐烦地蹙着眉头。
  
  千手扉间站在他旁边,烦躁中又有些担忧。
  
  斑……斑坐在他旁边翻文件,眼下青黑、神色憔悴,连自己如此明显的异状都不管不顾。偶尔一次抬头,也只是跟扉间交换视线。
  
  好眼熟的感觉──
  
  不!重点是斑还在,活生生地坐在他旁边。没有与他义无反顾的决裂,没有四战最后发现被人欺骗了一生的绝望,他还好端端地坐在自己身旁,一切都还来得及挽回!
  
  千手柱间的眼眸一点一滴地亮了起来。就在此时,宇智波斑啪地一下把手上的文件合上:“没事了吧,会议可以结──”
  
  “等等,我有一件事要说──”千手扉间正了正神色,突兀地打断了宇智波斑的话,无视对方不满的神色,转向千手柱间,“大哥,宇智波斑──”
  
  “千手扉间!你敢──”宇智波斑盯着千手扉间,表情万分险恶。
  
  千手柱间想打圆场,可千手扉间已经不管不顾地嚷了出来:“我要是不说,你打算什么时候才跟我结婚?!”
  
  
  全场一遍寂静,猿飞族长甚至掏了掏耳朵。可在场所有人加起来,都没有千手柱间震惊。
  
  千手柱间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EXM?!!
  
  #生活想要过得去,头上总要有点绿#
  
  #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……#
  
  千手柱间还在数自己头上的青青大草原放牧了几只草泥马时,会议室里的气氛急转直下。
  
  “结婚?跟你?哈!下辈子吧!”宇智波斑一拍会议桌,杀气腾腾地站起。
  
  千手扉间虽然武力值远远不及忍界修罗,但为了自己的终生幸福毫不退让。
  
  “你的孩子也能等到下辈子再生吗?!”
  
  “孩子是我的,不是你的!”
  
  “你一个人能生孩子?!别给我扯有感而孕那一套!”
  
  “辉夜都可以有感而孕,我为什么不可以?!”
  
  “宇智波斑你讲不讲理?!”
  
  “我就不讲理了怎样?!”
  
  “是不会怎样,你就算再不讲理我也爱你。”千手扉间板着张面瘫脸,一言不合就放大绝,炸得整个会议室寂静无声。
  
  “你──”宇智波斑睁大了眼,左右看看,忍不住双颊飞红。他摀住脸,一个忍足就奔离现场,徒留强制由村务频道跳频到恶俗家庭伦理剧,以致于风中凌乱的众人。
  
  千手扉间二话不说追了出去,在半道上被自家大哥拦截了。
  
  千手柱间的脸色十分难看:“扉间,你跟斑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……这跟你有关系吗?”千手扉间背对着他,缓缓回过身来。
  
  “怎么会没关系,斑是我──”千手柱间一时接不下去,挚友?天启?挚爱?“还有孩子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你醉酒做下什么好事,自己都忘了?”千手扉间双臂环胸,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。
  
  千手柱间顿时回想起那迷乱的一夜。
  
  所以,那是事实?斑在事后用万花筒洗去了我的记忆?
  
  他还怀了孩子,怀了我的、我们的孩子?!!
  
  要是这样,我‘前世’为什么没有查觉?
  
  不!不对!那一晚过去不到一个月,斑就离村了,现在想想,会是因为孩子的缘故吗?斑足足离开了数年才回来,是因为他一人在外生产,再将孩子交托给其他人抚养?
  
  等等,这么说来,四战时的宇智波带土……据说迟迟不开眼,这点像斑,而且一开眼就是双勾玉,天赋不用说,更别提他还能融合木遁细胞,时间对不上有可能是秘术。
  
  还有,斑为什么不挑其他宇智波,独独挑中了带土,难道不是因为子承父业吗?
  
  孩子,我和斑的,孩子。
  
  千手柱间感到一股热流,随着心脏的搏动,灼烧得他浑身发烫,记忆中宇智波带土的样子变得无比清晰、可爱。
  
  孩子,是爸爸对不起你,这一次,我一定会和你妈一起将你好好养育成人。
  
  #宇智波带土:谢谢不用了!#
  
  “孩子……我们有孩子………我现在就去找斑!”
  
  “大哥!”千手扉间挡在他前面,“我跟斑两情相悦,就算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,我也要他。所以请你注意分寸,别再一天到晚往弟媳的身边凑!” 
  
  千手柱间差点开了仙人模式,大吼:“你们什么时候两情相悦了?!”
  
  千手扉间冷笑了一声,“在你一边吊着斑,一边跟漩涡相谈联姻的时候。”
  
  千手柱间简直黑人问号脸:联姻不是你谈的吗?!
  
  “你如果真的了解斑,就该能看出我们是真心的。”千手扉间叹了一口气:“假如你还有一点良心,就不要阻挠你唯一的弟弟追求真爱,也不要防碍斑得到幸福,我言尽于此。”
  
  
  10.
  “大哥,醒醒…大哥!”
  
  “不!!!”
  
  千手柱间从会议桌上惊醒,浑身冷汗,他环顾四周,只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似。
  
  日向族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,秋道侧头跟山中说些什么,奈良闭着眼、不耐烦地蹙着眉头。
  
  千手扉间站在他旁边,烦躁中又有些担忧。
  
  斑……斑坐在他旁边翻文件,眼下青黑、神色憔悴,连自己如此明显的异状都不管不顾。偶尔一次抬头,也只是跟扉间交换视线。
  
  千手柱间开始心悸,按捺在膝上的手不自禁地抖了起来。
  
  这场景……这场景跟之前的情况简直一模一样。
  
  所以,他之前是做了一场特别真实的梦中梦?亦或是……重生?
  
  千手柱间用尽全部的力气,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,然而所有努力在听到斑跟扉间接下来的发言都化作徒劳。
  
  宇智波斑啪地一下把手上的文件合上:“没事了吧,会议可以结──”
  
  “等等,我有一件事要说──”千手扉间正了正神色,突兀地打断了宇智波斑的话,无视对方不满的神色,转向千手柱间,“大哥,宇智波斑──”
  
  千手柱间:“……………”
  
  千手柱间已经听不到千手扉间在说什么了。一模一样、一模一样,这个会议室里众人的表情、反应,都跟‘重生’前一模一样!他的理智瞬间就被一阵大风吹跑了。
  
  “不要说了扉间!”千手柱间一拍桌站起来,表情阴沉严肃、眼神锐利摄人,浑身气势全开,压得除了宇智波斑以外的所有人动弹不得。守在外面的各族长老也被这股威压波及,面面相觑一秒,立马拍开会议室大门。就见千手柱间顶着各族代表、自家弟弟和宇智波斑懵逼的眼神,大声怒吼:
  
  “你想也别想!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!!以后你要叫他大嫂!!!”
  
  千手扉间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  
  各族代表( ̄︶ ̄;)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今儿的风声好喧嚣啊!
  
  各族长老=口=|||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年纪大了,耳朵总是不好使。
  
  宇智波斑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EXM?!!!
  
  
  11.
  流言缠身的宇智波斑,曾经想去村里医院做个全身检查以证清白,奈何所有忍医见到他都争相走避,宇智波斑眼捷手快地捞到一个跑得慢的忍医,瞬间转出一对永恒万花筒。还不待开口,被他拎在手中的忍医视死如归的闭眼大吼:
  
  “我不是妇产科的!我不会无痛人流!!!”
  
  宇智波斑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  
  赶到的千手柱间牺牲自己、即时挽救了无辜医生的性命,也让宇智波斑怀孕的流言越传越广、越传越广。
  
  
  12.
  因为宇智波斑忙于暴揍千手柱间和解决流言,离村计划无限推迟,初代火影趁此良机把流言坐实、跟斑设计了一出把黑绝引出来,两人抱着孩子愉快地HE了,可喜可贺。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全文完
  
  写本篇完全是为了最后一段hhh梦到笑醒,只好补全发了。有时人会觉得发生的事无比熟悉,好像梦中发生过,还有人突然被吵醒时,会分不清梦与现实。柱间的梦算是半预言半离奇,原本想加一段梦中梦,是柱帝结婚后,才发现斑原来是女的,要嫁给火之国的大名,柱帝后悔莫及,不过……真的好累,就删了hhhhh
  
  顺说以下真实事例:
  母上:喂,xx醒醒!
  我:嗯?别吵,我的剑呢?
  母上:……什么剑?
  我:我的七把剑啊!
  偷笑的老妹:你要剑做什么?
  我:不是要我讨伐魔王?去给马喂一喂水,待会出发。
  然后本人翻个身继续睡,留下两个笑疯的人。
  
  

今天宇智波族长哭了吗?(10)

  (10)
  
  主柱斑,但注意是柱间生子hhh
  
  同样是如魔似幻的二设,追击敌人的斑爷不小心中了药……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 23.
  欢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,秋后算账的日子总是要到来。
  
  一天清晨,千手柱间自沉眠中醒来,闭着眼向身侧探出的手扑了个空,这才完全清醒。
  
  “斑?”怎么回事,每天雷打不动赖床的斑跑哪去了?千手柱间只茫然了一秒,下一刻瞬间睁眼。
  
  就见宇智波斑一改前些日子的傻白甜人设,脸色阴沉地跪坐在床头,居高临下、死死盯着他。
  
  “斑?”千手柱间艰难地绽开一抹微笑,内心警铃大作。
  
  是了,最近他试着按当初收集到的粉末调配解药,结果却不甚理想,只让斑的情况不再恶化。千手柱间原本以为自己调制的解药有什么缺失,这些天都在重新推演配方,没想到,不是作用不够强,是需要时间让药效发挥吗?
  
  就是不知道恢复正常的宇智波斑,倒看自己前些日子的所做所为是什么心情了──噫!肯定不会太美好。
  
  宇智波斑脸色无比阴沉地盯着千手柱间看,盯得对方脸上的微笑摇摇欲坠。片刻后,他绽放出一抹属于猎食者的微笑:“这段时间过得还开心吗?嗯?”
  
  千手柱间( ̄︶ ̄;):这种时候,当然只能微笑了。
  
  
  24.
  宇智波斑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一场梦,梦中的他肆无忌惮,将自己点点滴滴的小情绪尽情地展露,结果原本冷漠敌视的族人,忙不迭地在他身边排队哄他、排斥警惕的村人,争着抢着逗他笑;就连忙于村务,日渐本末倒置的柱间也终日围着他转、对着他嘘寒问暖,他们还──
  
  宇智波斑想到这里,不禁双颊生烟。也不知道他是中了什么邪,柱间明明是他的朋友啊,怎么会………
  
  梦里也有不好的地方,比如他那个筹划很久的月之眼计划居然是假的,从他的前前前前前前世开始,就一直被个黑漆漆的丑家伙欺骗、利用、最终众叛亲离,就是因为这家伙编织了长达千年的谎言,只为了让他以身为祭,复活他老妈。梦里的自己发现真相时的心情,简直是日了狗啊!
  
  居然在计划实施的前夕做了这种梦,难道是自己的心还不够坚定不移?果然需要斩断所有的羁绊,让他所有犹豫不决的因素彻底消失吗?
  
  宇智波斑在将醒未醒的时候朦朦胧胧地想着,直到他感觉到身侧温暖的体温和腰上环着的手臂。
  
  宇智波斑瞬间清醒了。
  
  
  25.
  千手柱间赶在第二个家暴谷或是月卫二形成前晕倒。
  
  因为他怀孕了。
  
  装晕中的千手柱间&宇智波斑:exm?!!
  
  宇智波斑:你哥是不是男的你以为我不知道?!
  
  千手柱间:不是吧,明明是我哔──的斑,就算要怀也该是斑怀啊! 
  
  宇智波斑一脸颜艺地揪起满脸青筋的千手扉间的领子:“你什么意思?觉得我很好骗?!”
  
  千手扉间比他更火大,他是希望嫡支兴盛,可不是这种兴盛法!“啥?!你把我哥肚子都搞大了还拒不承认?你是想要上天吗?!”
  
  “是你想上天吧!我现在就可以送你一程!”
  
  装晕中的千手柱间只好在夫(?)弟相残程度升级到无可挽救前,缓缓地睁开眼睛:“嗯……好吵……”
  
  “大哥你醒了!感觉怎么样?”
  
  “柱间你醒了,这个脑残居然说你怀孕了!”宇智波斑第一时间指着千手扉间告状。
  
  千手柱间笑着打哈哈:“扉间可能是关心则乱,一时看错嘛!斑你别跟他计较。”
  
  千手扉间气得一拳搥扁床头柜,“看错个屁,我检查好几次──”
  
  问题是新婚夫夫没人有空听他说的话,宇智波斑看着挚友满载柔情的视线,脸上一片绯红:“做什么这样看我,恶心死了。”
  
  “只是一醒来就能看到斑,感觉特别幸福。”
  
  千手扉间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为什么又要一言不合伤害单身狗?
  
  
  26.
  宇智波斑之后再也没能想得起来离村、家暴、月之眼相关的事情,因为千手柱间的确是怀孕了,而且一怀怀俩。
  
  忙着先上车后补票、安胎、紧张兮兮地陪产,小心翼翼地抱着两个小家伙和(装着)元气大伤、只能将火影传给自己的千手柱间,宇智波斑表示他很忙,因陀罗系的叛村离家出走传统,就交给下一任去完成吧!
  
  甚至宇智波斑也没能当火影多久,就急匆匆地把火影传给千手扉间,因为千手柱间实在太会生了。更重要的是,宇智波斑无意间看到,那个心脏的千手扉间,居然哄着老三叫他爸爸。
  
  #千手扉间:我只是想教孩子说话= =|||#
  
  这怎么行?!再不把全部重心移到自家孩子身上,等自己的孩子全都叫千手扉间哄过去了怎么办?!身为一个自己就相当固执的宇智波,宇智波斑对于放任孩子长歪后再掰回来这种高难度的操作,一点信心也没有。
  
  至于千手柱间,看他生孩子那么辛苦,负责逗孩子就行了。
  
  今天也在把轮回眼玩出一百零八种育儿用途的斑爷,已经开始考虑用须佐抱孩子了,起码须佐有四只手。
  
  
  27.
  只是这两夫夫一直不能理解,怎么就是千手柱间怀孕呢?说怀孕的原理是阴阳遁,跟上下位没关系,那也不该每次中招的都是千手柱间啊!搞得所有人都默认他们是美攻强受………难道木遁和仙人体比较适合孕育孩子?
  
  对此,六道仙人表示满意-_,-:该!让你瞎说老父亲坏话!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全文完

  本来应该还有一段,就是柱帝孕期心心念念跟斑爷圈圈叉叉的事,或是说怀孕时反而更想,可是前几个月的时候斑爷心惊胆颤地盯着柱帝的肚子,压根硬不起来。后几个月情况稳定了,可肚子也大了,斑爷看着个大肚公想压自己,总是忍不住狂笑,后来只好把斑爷眼睛摀住,可斑爷反而笑得更厉害,因为看不到全凭想象………更好笑了。到最后都是柱帝沮丧地蹲在床角,斑爷一边忍笑一边安慰下次一定会忍住hhh

  因为我是拉灯党,这段就卡掉了,稍微提一下-_,-

 

今天宇智波族长哭了吗?(9)

  (9)
  
  主柱斑,但注意是柱间生子hhh
  
  同样是如魔似幻的二设,追击敌人的斑爷不小心中了药……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 19.
  以为醒来后千手柱间会急着昭告天下吗?他还不想被自家天启打个半死。
  
  所以两人起来后,面面相觑低头害羞了一刻,就迅速进入老夫老妻模式,一对眼就分配好工作,一人收拾(毁尸灭迹)房间,一人出外采买。千手柱间蹑手蹑脚地打包了一堆食物回来,就见房间已经恢复整齐空旷,就是空气中还有些挥之不去的焰火之气。
  
  已经干脆利落一火遁解决掉所有证据的宇智波斑,正看着千手柱间带来的古籍满脸不耐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
  
  “这是你说的古籍?”宇智波斑看着那些又像蝌蚪又像图案的内容,满脸不悦:“要阳之力,还是封印术才能解读?你让我自己看有什么用?”
  
  千手柱间凑过去看,没错啊!就是很正常的古文啊,晦涩难懂,光要搞清楚这些字是什么意思就是一大难题,且古人书写文字表达意思的时候往往过于简略,后人很难由潦潦几笔中准确解读文意,久而久之这些书卷都没人爱翻了。
  
  “没有封印啊?”千手柱间看对方蹙眉的模样,忍不住讨了一个吻:“斑,你不会不懂古文吧?”
  
  “你说的古文是这些像幼儿涂鸦的字?”宇智波斑难以置信。
  
  “是啊!”千手柱间灵光一闪,登时知道是哪里不对了。“斑,你看不懂古文……那密室里的石碑……”你怎么看得懂呢?
  
  宇智波斑:“…………”
  
  千手柱间:“…………”
  
  #最怕空气突然沉默#
  
  千手柱间:“呃…那个石碑是后人翻写的版本?”
  
  宇智波斑:“…………”
  
  千手柱间:“或是石碑上留下的讯息是以精神能量读取,而非以文字方式传递?”
  
  宇智波斑:“…………”
  
  千手柱间:“还有可能──”
  
  宇智波斑(╬ ಠ 益ಠ):“行了闭嘴!”
  
  千手柱间( ̄︶ ̄;):噫!斑的颜艺!真是久违了。
  
  
  20.
  千手柱间:大概错怪六道仙人了,不过忍道还是不想捡起来。
  
  六道仙人:…………你高兴就好= =
  

  21.
  值得一提的是,惊觉自己极有可能上当受骗的宇智波斑,气得开了轮回眼,配合着竖起的猫耳和勾起的尾巴,战力再度直线飙升。他开始天天守在密室里,成天瞇着眼盯着石碑看,谁来劝都不出去。
  
  “斑啊,你这样天天盯着石碑,就算真有人修改过石碑也不敢出现啊!”千手柱间打哈哈,有谁知道刚跟恋人确立关系就得独守空闺的苦(╥﹏╥),“起码等你恢复了我们再商讨商讨?”
  
  然后黑绝出现了。
  
  #打脸来得就是这么快#
  
  黑绝费了好大功夫,总算顺利鼓动宇智波和木叶排斥宇智波斑的大好局面,对方才中药没一个月,布置几乎全数破坏了,想等宇智波斑恢复正常,让时间洗去村民的好感,再营造出之前的氛围,不知道要多久,搞不好他成功的时候,宇智波斑都活成人瑞了。(╥﹏╥)
  
  为了让辉夜姬复活,黑绝筹划多年,就差那么临门一脚,胜利在望的时候却瞬间翻盘,要是黑绝有肉体,早就吐血倒地不起。
  
  等了好多年,好不容易等到天赋如此高、且凑齐了永恒万花筒的人选,宇智波斑是黑绝见过最有可能触及仙人眼的转生者,若是这次放弃,下次再要找到这么合适的人选,难如登天。更别说忍村初建,情势动荡,赶在这种特殊的时刻,它见缝插针才得以让宇智波族长众叛亲离,要是在宗族都需要至高战力的混战时代,或是建村后承平已久的和平年代,都难以推动成如今的情势,也无法培养出如宇智波斑这般至强的力量和决绝的性子。
  
  躲在暗处里思虑良久,黑绝终于决定冒险接触如今的宇智波斑。
  
  现如今,也只剩下宇智波斑的精神状态可以利用了!
  
  
  22.
  然后他就被严阵以待的斑宝扑了个正着,写轮眼一通严刑拷打后,榨干信息的黑绝就被地爆天星了。
  
  其余忍村派来的情报人员现场观看宇智波斑放流星,各个噤若寒蝉,各方势力看着天上新增的月卫一无语凝噎。原本看着宇智波斑如今的情况,觉得有机可趁的人默默龟缩,继续他们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的扎小人,祈祷六道仙人能听到他们的祷告,早日把木叶两大挂逼收回去。
  
  六道仙人:……………我要能管得动还轮得到你们诅咒吗?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秒解决历史遗留问题~

今天宇智波族长哭了吗?(8)

  (8)
  
  主柱斑,但注意是柱间生子hhh
  
  同样是如魔似幻的二设,追击敌人的斑爷不小心中了药……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 16.
  一路飞奔回家的宇智波斑,在房里捂着脸滚了几圈,突然生起闷气。
  
  为什么柱间没有追上来?
  
  在房里等啊等,等到天色都暗了依旧不见某人,宇智波斑气哭了。
  
  
  17.
  想明白自己感情,并得到家人支持(千手扉间:我没有!不要自说自话!)的千手柱间,乐颠颠地打包吃食和族里有些年头的古籍,就朝宇智波族地来了。
  
  路上看到他的人见怪不怪地跟他打招呼。
  
  千手柱间觉得身心舒畅,要是早点察觉自己心意就好了,原本多期待建村啊,结果建村后这几年简直要把自己活活憋死,还不如当初战场上跟斑兵戎相见的时候!起码那时他爱讲(安利)多久就讲(安利)多久,还时不时能跟斑亲(近)密(身)接(肉)触(搏)。
  
  “斑,我来了!”千手柱间唰地拉开房门,看对方躲在被窝里,听到他的声音躲得更深,一转念就知道斑是生气了。“被一些事情耽搁了,抱歉,让斑等很久。”
  
  宇智波斑听了后,不情不愿地钻出被子,“知道就好!”
  
  然而千手柱间呆滞了三秒,因为斑头上的那对微微反转的猫耳。他的视线迟疑地往下,果不其然看到一条高高竖起的猫尾。
  
  不,他不应该对扉间那么肯定,药效解除还是有些微影响的,至少他一定会怀念斑的猫耳和尾巴。
  
  千手柱间:( ̄ii ̄)
  
  放任内心狂喷鼻血三秒钟,千手柱间的思绪转到解药的配置。看来情绪失去控制跟兽化有关,依着这个思路──
  
  脑海中高速运转计算着配方,千手柱间嘴上也没停,忙不迭安抚自家的天启。
  
  “没办法,临时有些事──”
  
  “……被什么事耽搁?”
  
  千手柱间电光火石间知道自己要说什么:“漩涡,有关联姻的事。”
  
  宇智波斑头上那对猫耳陡然压平,身后的尾巴贴着地板迅速又大幅度地左右摆动。面上怒气一闪而过,紧接着困惑的情绪压上,似乎不明白那突如其来的怒意是因何而生,最后定格在失落茫然。
  
  这样就够了,哪怕斑的情绪只是因为失去原本可以独占的挚友。但只要他踏出了一步,千手柱间就有自信走完接下来的九十九步。
  
  就像那些年,仅仅怀抱着南贺川那个少年的只言词组和当时立下的梦想,他就能在战场上锲而不舍地说服斑回心转意一样。
  
  “联姻解除了。”
  
  宇智波斑的耳朵和尾巴都竖了起来,脸上迅速挂上灿烂的笑容,尾巴不自觉地勾住千手柱间。
  
  千手柱间险些笑出来,他装消沉。“好过份吶斑,我不联姻你很开心?”
  
  宇智波斑表情无比纠结,但还是诚实地回了:“开心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千手柱间的手心紧张得出汗。
  
  宇智波斑更加纠结了,他想了好久,“不知道。”
  
  千手柱间定定看着挚友,“因为你喜欢我吗?”
  
  “?”
  
  在月光掩映之下,宇智波斑抬头望着他,那双写满信任的眼睛澄澈得像在发光,千手柱间不得不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好几次:“斑,我喜欢你,想和你共度一辈子的喜欢。”
  
  宇智波斑秒回:“我也想和柱间你一直在一起啊!”
  
  千手柱间:“…………”
  
  emmmmmm~~该怎么说呢?这答案完全在预料之中啊!下一句是不是要接‘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’?
  
  果然还是直球吧!
  
  他俯下身,浅浅地在斑的唇上轻啄,一触即分,放在膝上的双手紧握成拳:“我是这样的喜欢,你呢?”
  
  宇智波斑露出极度困惑的表情,片刻之后脸颊飞红,有点不安地竖起耳朵:“不清楚。”想了想,他凑过去主动吻了柱间一下,随即陷入沉思。
  
  千手柱间浑身的血液都因为那个吻而沸腾起来。
  
  “还是不清楚?”
  
  宇智波斑有些迟疑,但肯定了他的问话:“嗯。”
  
  千手柱间:“那要不要多试几次?”
  
  宇智波斑:“好啊!”
  
  
  18.
  于是斑宝就这样循序渐进地被丧尽天良、黑心烂肺、趁人之危(BY宇智波er)的火影大人吃干抹净了。
  
  事后,宇智波斑在累到快睡着时,模模糊糊地开口了:“我想清楚了柱间。”
  
  “?”
  
  “我想和你在一起,能名正言顺亲热的那种。”
  
  千手柱间搂住陷入沉眠的天启,喜极而泣。
 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赶进度赶进度赶进度(ง •̀_•́)ง

 

今天宇智波族长哭了吗?(7)

  (7)
  
  主柱斑,但注意是柱间生子hhh
  
  同样是如魔似幻的二设,追击敌人的斑爷不小心中了药……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 15.
  千手扉间:不不不,我觉得还可以再抢救一下。
  
  “所以,你们这是已经确定心意了,只等我的祝福?”
  
  “没,我才刚察觉我的心意,还没来得及问斑呢!”
  
  呼!所以事情还没订下。千手扉间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  
  “大哥,在你跟斑告白前,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  
  千手柱间:“嗯?”
  
  “你跟斑都是男人,有想过子嗣的问题吗?”
  
  “过继嘛!不成的话,战乱连年,族里那么多孤儿,挑个资质不错的收养就好。”
  
  “有没有搞错,宇智波斑那边先不提,大哥你的木遁血继,是随随便便收养一个孩子就能敷衍过去的事吗?”
  
  “扉间,”千手柱间拍拍对方的肩膀,“木遁血继要留下血脉有多艰难,你个搞科研的应该比我清楚!”
  
  “并不是没有希望,历史上拥有木遁血继者跟漩涡联姻,曾有诞下木遁血继的例子在。”
  
  “那都几百年前的事了?就为了那一例。”千手柱间简直要给固执的弟弟跪了,“而且诞下血继者,三日后暴病而亡,孩子得到的木遁之力也远不及父辈。更别提其他联姻的下场了,要不是不断流产,要不就是怀孕难如登天,好不容易生下个孩子,一律病歪歪都要靠族里用好药养着。”
  
  “我啊,自从知道自己拥有木遁血继后,就没期望过自己的血脉传承下去。”说到这,千手柱间眼睛一转:“我倒是想过继你的孩子,你呢?打算什么时候结婚?”
  
  “那好吧,不说你,”千手扉间无视大哥‘别转移话题!’的吶喊:“就说宇智波斑吧,你不要跟我说万花筒也有生殖方面的障碍,宇智波能容忍他不成婚,就这样跟你处着?”
  
  “斑当然会成婚啦!跟我啊!” Σ(☉▽☉"a
  
  “大哥你认真一点!” (╬ ಠ 益ಠ) =◯)`ν゜)
  
  “我很认真,他们容不容忍不重要。”千手柱间在指间翻着酒盏:“前些时日,斑在宇智波里的处境……”他皱了下眉头,不乐于继续这方面的话题。“扉间,你之前常说,‘那是宇智波内部的族务,我身为他族族长不宜介入’,我跟斑相处时你总是不乐意,说‘身为火影,过于倾向一族族长,要如何服众?我的青睐会给他带来更多的排挤和恶意’这些话都有道理,所以我跟斑只能在表面上维持着淡如水的交情,哪怕我多希望每时每刻都跟他待在一起。”
  
  “所以,要是我跟斑结婚了,你的理由就都不成立了吧!”他的唇边勾起一抹笑。
  
  “放──”千手扉间气得直抖:“你要他嫁过来?男子之间的情事的确时有见闻,但做为弱势一方总让人瞧不起,你要让宇智波斑被人指指点点?以宇智波斑的骄傲会愿意?更别说族内会是什么反应,他嫁过来就会比待在宇智波的情况好?我看你是脑袋被门夹了!”
  
  “假如不行,我也可以嫁过去啊!”千手柱间无所谓地耸耸肩。
  
  
  千手扉间差点没吐血。
  
  天国的爸爸啊,求您复活打死大哥保住千手的名誉吧!(大雾)
  
  话都被说死了,千手扉间还能接什么,再反对下去,千手斑就要变成宇智波柱间了!
  
  千手扉间:(╯ ˊ_>ˋ)╯┴┴
  
  
  “你……你以前从不觉得自己喜欢斑,结果今天就突然喜欢了?”千手扉间灵光一闪,“你早不喜欢晚不喜欢,他中药后才喜欢,现在的他不是正常的他,等宇智波斑变回原状呢?”
  
  “你错啦扉间,药只是把真正的斑放出来了。斑中药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很着急、不安,因为我觉得我越来越不懂斑了。以前我不明白,现在我明白了,因为我喜欢他,所以当他开始排斥我、拒绝让我了解他的内心时,我才会这么彷徨失措。所以不是斑中药后我才喜欢他,是他中药后我才发现自己的感情。”千手柱间说到这,糙汉脸红得泛光:“我爱的是他独一无二的灵魂,你懂吗扉间?”
  
  #不我不懂!不想懂!!不要懂!!!#
  
  #滤镜逆天厚,狗粮恨天高#
  
  #为什么你们这些有伴的就不能放过单身狗?#
  
  千手扉间不知为何,突然想举起手中的火把………
  
  “等他恢复后,你们又回归原样怎么办?”千手扉间负隅顽抗。
  
  千手柱间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的酒盏,片刻后唇畔勾起一抹笑意。
  
  “不会的,我已了解我的心意,也了解他的,我绝不可能放手,他逃不了。”
 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是有点黑的柱帝-_,-